七宝-【七宝红妆之一】月下儷人

第一章    
  紫苍王朝、六十八年——
  初春,位于京郊处,环境清雅幽静的太白山上涌进为数可观的人潮,而且有志一同的,目标是半山腰处的太学堂……
  那是今年的新生以及送行的家人,难分难舍的离情依依弥漫整个山头,让躲在高处观望的几个旧院生看了直笑个不停,忍不住回想起当年自个儿没断奶的蠢样。

评论(14)

第二章    
  章墨紫强烈反对,非常非常强烈的反对着。
  驀地对上紫堂曜若有所思的模样,猛地省悟到,他的反应太过激烈,连忙松开紧握的双拳,粉饰太平。
  清了清喉咙,墨紫重来一次说道:”回紫堂少爷的话,我家少爷体弱,特别是药浴这当头最忌风,如果紫堂少爷对这桶子的设计有兴趣的话,晚些时候,墨紫清洗干净,自会亲自送到隔壁房供紫堂少爷研究,这样可好?

第三章    
  大街的一角,气氛很怪,不只是怪,根本就是超级无敌的诡异。
  四周,躲着极多好奇围观的人,只是怕惹事,因此,一个个躲得老远。
  事件的中心,地上倒着几个人,其中最大一坨的肥肉堆旁,站着一对为民除害的主僕俩,然后现在外加一名紫色衣着的英挺少年。
  也是因为这个少年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瞬间转变,变得极其诡异……

第四章    
  光阴似箭,一年多的时日在不知不觉当中稍然流逝而去。
  人间依然忙碌纷扰,千奇百怪的事在不经意中发生着,而对太白山的学生来说,这一年多的时间,除了长岁数,除了用来增长知识、结交朋友,最大的用处,大概就是用来长高、长壮用了。
  新的一年、新的一季,人人的衣衫都加了码,甚至好几码的人也有,当中,只有一个人例外,而这个人为了省事,当同儕全挤到议事堂量身,好裁制新一季的儒生衣袍,他却是好整以暇的躲在赏荷亭中泡茶喝。

第五章    
  冷……好冷好冷……
  睡睡醒醒,意识在虚无中飘飘浮浮,月灵官觉得冷,即使身上里覆着紫堂曜的披风也没用。
  下意识的,覆盖在披风下的身子弓成了一团,试图保住一丁点的温暖,可惜一点效果也没有,他冷得直打颤。
  一度以为,他会因为失温而死,但幸好,这种冷到极点的情况很快的好转。

第六章    
  随着月灵官的历劫归来,太学堂流传下的七大不可思议事件又多了那么一项。
  人明明是在后山处失踪的,结果在落难中,先是遇上了本该远在百里之外的紫堂曜,甚至直到神官月之丞出动寻获时,最后竟是在对面乌来山的后山处找到两个人。
  玄不玄?
  不管问了谁,得到的答案一致:真他娘的见鬼了!

第七章    
  不对劲!!
  还在廊上,紫堂曜便感到不对。
  第一个疑点,安静,隔壁房太过安静了!
  第二个疑点,味道!平常总是溢满整个空气中的药香味变淡了……
  “爷,您回来了呀?”房里头,机伶的侍儿多福迎了上来。
  “隔壁的不在?”在意识到之前,紫堂曜的问题已脱口而出。

第八章    
  “有劳紫堂少爷了。”月之丞理所当然上前,要把人接抱过来。
  紫堂曜有瞬间的迟疑,但没有拒绝的理由跟立场,只能眼睁睁的任由月之丞把人抱走。
  第二次了。
  这是第二次,月之丞从他的手上接过人,紫堂曜眯着眼,无法解释,但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特别是在他知道,眼前兄妹相称的两人并非亲兄妹的时候。

第九章    
  烫手山芋!
  瞪着掌中泛着暖意的苍龙王佩,月灵官有些烦恼,不知该拿它如何是好。
  打从返回太学堂后,半个多月来,三次了,他已经试了三次要把这块玉佩退回给紫堂曜,但神奇的是,每一回紫堂曜都有办法顾左右而言他,话题一换再换,让他最终总是无功而返。
  怎么办?该怎么退回这块玉呢?

第十章    
  长长的马鸣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天雪宝马似乎在暴动,对着准备再次围捕它的士兵们,它奔跑飞跃,马场的圈栏像是装饰物一样,任它来去,如入无人之境。
  “可恶!”眼见底下人兴起骚动了还抓不住一匹马,忘了追问月灵宫的身分,感到失面子的宁宁公主朝士兵娇斥道:”你们给我拿下它呀!”

第十一章    
  爱?
  爱上月灵儿?
  明明跟不久前的”爱”字是同一个字,但物件换成月灵儿之后,那种感觉竟然完全的不一样,至少,绝没有恶心感,或是任何教人感到不舒适的情绪。
  并不是说他因此承认他爱上月灵儿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明白”爱”这个字眼。
  更正确的来说,是他懂它的字面意义,可是他倒从没有体会过。

终曲    
  三个后月,一辆宽敞舒适的大马车从太学堂离开。
  太学堂的某登高望眺平台上,凭栏处挂了一排半死不活的人干“走了,他们真的走了。”左一感伤。
  “为什么?为什么要带走小月?”左二慨然。
  “少了小月,大学堂岂不是更加无趣十倍了。”左三悲叹。
  “光是视觉效果就差了一百倍。”右一仗着没人注意,已然难过到流下两管鼻涕。

谢谢版大分享
好好看喔

不错不错!!!!
谢谢分享

好看好看~感谢版大:03:

评论前需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