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甄-【在家不从夫之一】妻命难违

妻命难违(华甄)

身为泉州首富之女,秦啸嵐却没有名门闺秀的嫻静,
原以为穷凶恶极的海盗,不过是加油添醋的故事,
岂料她竟“有幸”一次遇上两个,还成为了人质?!
落到人人闻之丧胆的“火海狼”手里,她可以处变不惊,
偏偏这矛盾谜样的男人让她迷惑,心中充满不安的情绪,
他的狂妄让她恨得牙痒痒,偶尔的温柔却又撩动她的心……

复仇,是“火海狼”霍海潮活着的唯一目的!  
他狠绝而严厉,绝不容许任何人阻挠他的计画,
然而这脾气火爆、执拗任性的小船工竟胆敢反抗他?!
与“他”交手大快人心,谁知这小伙子原来是俏佳人,
千金小姐上了他这艘贼船,想必是上船容易下船难……




楔子

寂寥黄昏,残阳如血,大海翻滚着红色波浪。

  狞笑、狂吼、哀鸣。

  船斧闪动,刀剑飞舞,无情的廝杀中,生命宛如海面上的泡沫……

  「阿海,快走!」浑身是血的汪老大挥动手中利斧,砍倒几个围困着他义子的对手,抓过正在奋力拼杀的年轻人,将他推入已悬吊在船舷外的备用船。

  「义父?!」年轻人抓着缆绳不愿离去。

  汪老大一斧砍断缆绳,小船随即坠落海中。「今后富海帮就靠你了!」

  「别做梦,『富海帮完蛋了!」一个男人大步而来,冷酷地一剑刺入汪老大的后心,汪老大伏倒在船舷上,鲜血染红了胸襟。

  「义父——」小船上,年轻人大喊,同时掷出手中的船斧。

  一声惨叫,那个刺伤汪老大的男人弃剑捂脸,尖声嘶吼:「他毁了我的脸——抓住那小子!我要亲自剁下他的手!」

  霎时,大船上响起更激烈的廝杀声,附近那艘悬挂着巨大骷髏旗的大船也向小船发射出带火的箭矢。

  「阿海……带、带他们逃命去!」汪老大的声音从船上传来,脱离母船的小船在翻腾的海面上盲目打转,迟迟不愿离开。可无情的攻击迫使它调正方向,以灵巧的体形和飞快的速度迂回穿梭,顺风向大海深处而去。

  「富海号」燃起熊熊烈焰,将大海染得更加火红,助紂为虐的海浪袭击着受创的船体。

  恶魔扬长而去,只剩下燃烧的舢板、断桅、破帆和奄奄一息的人们在海水中挣扎喘息着、不甘又无奈地沉入冰冷黑暗的海底……

  残阳落下,火焰熄灭,只留下一股股浓烟在海面上升高,融入长空——带着死者的亡魂,更带着生者的仇恨!

  孤独的小船停泊在远离沉船的海面上。

  上身赤裸,面色黝黑,魁梧强壮的阿海跪在船头,双目尽赤地对着未尽的余烟和浩瀚的大海悲愤吶喊:「义父,您没有死!兄弟们没有死!『富海帮不会完蛋的!」

  他浑厚的声音在血色天地间飘荡,他的誓言激荡起滔滔海浪。「只要我霍海潮还有一口气在,今天的仇就一定要报!」

  充血的眼睛瞪视着远方,其中的冷酷和决心令人胆寒。言毕,他俯身对着沉船磕了三个响头。

  在他身后,跪着五个年龄不等的壮硕男人,他们都像霍海潮一样对着沉船处磕头,表达悲愤和复仇的决心。

  「阿海,帮主已经留下遗训,今后,你就是我们的船老大,我们跟着你干!」

  「没错,阿海就是老大,我们一定能重振富海帮,为帮主和兄弟们报仇!」

  男人们的信任和激愤之情让霍海潮赤红的眼里充满了雾气。

  抑制着内心的悲愤,霍海潮挨个儿看着这些与他朝夕相伴五年、亲如家人的男子——

  义父的结拜兄弟老顺和长庚,前者是经验丰富的讨海人,后者是懂西洋和南洋多国语言的「通事」(翻译);阿庆,最能干的「火长」(船上负责罗针的导航员);侯子,身手最灵的控帆手;还有郎中兼书算手(记帐人)的林启明。

  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在危急关头,义父会命他带着这几个人「逃生」,那是因为这些人正是重振富海帮的基本力量!

  「好!各位说的好!」霍海潮激动地抽出腰间的刀。「今天,就让我们在义父和众死难兄弟的亡魂前盟誓:杀死骷髏王,血债定血偿!」

  六个血性男儿,以古老而庄严的方式歃血为盟,面对他们爱极恨极的大海发出比礁石更坚硬的誓言。...

评论(14)

第一章
太阳从海平面露出微曦,一抹光亮投射在泉州湾灯塔之上,开启了新的一天。
  明朝实行海禁政策,泉州港是朝廷保留为数不多的几个对外贸易港口之一。
  此刻,檣桅林立的港口内,最引入注目的是满载大明朝精美物品,即将远航南洋的秦氏「万通号」巨大帆船。虽说这是一艘华丽商船,但两舷暗舱夹层内若隐若现的錚亮火炮,让它在华丽中又添了威武气势。

第二章
 就在骷髏号全力追逐万通号时,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其身后暗礁密布的海道上,正有一艘大船悄悄地跟随着它。
  船头舵盘前,三个男人并肩而立,眺望着远处。
  「老大,都跟了三天了,动手吧,现在正是灭了那狗贼的好机会!」站在左边那个蓬发乱须的大块头对掌舵的精壮汉子说。
  精壮汉子不语,只是专注于前方。

第三章
霍海潮注视着眼前这个身高不及自己肩膀的倔强男孩,发现他身上确实有种异于常人的冷静、高雅又强悍的气质。
  难道就是这种气质让人敬畏?就连自己不是都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是这个原因吗?他打量着啸嵐,立即否认了这个可能,因为这对他来说,实在太可笑了,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怎么能改变他?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问了一个非常无礼的问题?就凭这点,我的手下可以将你扔进大海里!」他的声音平静,但不乏威慑力。

第四章
第二天,虽然云层较厚,但是个好天气。太阳半遮半掩地从云层后露出和蔼的笑脸,在暖暖的阳光下,风不再那么寒冷。
  秦啸嵐独自站在顶层靠近船尾的护舷旁,眺望着大海和跟随其后的万通号。即便受了创,万通号依然雄伟壮观。
  远远看着万通号,啸嵐心中充满了自豪,那真是一艘华丽的大船,难怪骷髏王想得到它。

第五章
秦啸嵐在船上遍寻不着霍海潮,就连他最常去的了望塔也不见人影。
  「你在找老大吗?」就在她失望时,身后有人问道。
  啸嵐回头一看,她笑了。「是,长庚叔,你有看见他吗?」
  长庚也笑了。「这才对嘛,随从就是得时时跟随着主人才是,哪能对主人横眉竖眼的?」说完再指指下方。「喏,那不是老大吗?」

第六章
烟雾渐渐淡去,炮火声、巨浪声也渐渐平息.她看见画着巨大骷髏的船紧靠在海狼号的旁边,接着她也看见了霍海潮,他就站在侧舷炮座前控制着火炮。
  可她还没来得及喊他,就见他一跃而起往下跑去了。
  此刻的骷髏号已被海狼号的「猫爪」鉤住,不少海狼号的人在那艘船上忙碌,甲板上有一大片黑衣人被成串捆住,而那些有骷髏符号的帆大都被炮火打烂。

第七章
离开五屿后,日子又回到了几天前的模式,啸嵐还是跟在霍海潮身边做随从。
  虽说她是僕人、是人质,但那一点都没有影响他们日益增加的感情。
  啸嵐发现,霍海潮越来越少对她瞪眼睛或吼叫了,而她也越来越愿意跟着他。
  虽然他不爱说话,可就算整天只是安静地陪伴着他,看着他做事,她也觉得很开心。因为心情愉快,时间就过得特别快。

第八章
「什么意思?」听到何成的指责,霍海潮心头一跳,冷然问。
  「因为阿嵐……」
  「你这条疯狗!」正要离开的啸嵐听他要说出实情,马上回头捡起了那块木板瞪着他。「我就该打死你!」
  「让他说!」霍海潮阻止她。「阿嵐你走开。」
  「别听他胡说八道!」啸嵐将板子用力砸在何成面前,吓得他连连闪躲。

  不愿看到那令他伤感的雾气,霍海潮从她身上跃起,抓过被子将她赤裸的娇躯紧紧包住,克制着心里的激荡,故作冷酷地说:「娶你,那是老鼠舔猫鼻。」
  说完,他取出一套干衣服穿上。
  床上的啸嵐尚未从刚才那前所未有的激情中苏醒,只是重复着他的话,麻木地问:「『老鼠舔猫鼻,什么意思?」
  「找死!」霍海潮淡然回答,不再看她一眼,就「砰」一声关上了门离开。

第九章
早晨,啸嵐掀开窗帘,看到外面天空乌云散去时,真想痛哭一场。
  霍海潮怎样了呢?处罚已经开始了吗?
  就在她烦躁不安时,门开了,随后进来一个人,啸嵐希望是霍海潮,可是她失望了,进来的还是昨晚来过的伟仔。
  「天晴了,霍海潮呢?」一见到他,啸嵐就急切地问。
  伟仔的情绪似乎也很沮丧,他阴郁地看着她,放下手中的早餐,什么都不说。

尾声
七月初七七娘生,乞巧节这天,泉州城有女儿的人家无论贵贱,都在大清早让女儿把胭脂花粉用红髻索捆扎起来,拋上屋顶,盼喜鹊啣送到天河边,送给织女梳粧打扮以会她的情郎。
  可是有两个女儿的秦家大宅内,今年却一反常态的冷清和寂静。
  前落四合院里,秀发垂肩,青衫绿裙,显得十分素雅美丽的秦家长女秦啸嵐正没精打采地坐在水池边,手里挥舞着一节树枝,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打着池水,不在乎点点水花溅溼身上精美的衣裳。

谢谢大大ㄉ分享
华甄ㄉ书都蛮好看ㄉ

好看啊!
多看华甄的小说,会发现她是个用功用心的作者,每本小说她都会费心地搜集大量资料令小说内容更充实.
谢谢您无私的分享喔~

的确~看完作者的书不会只感觉书中的内容是瞎掰的
好像都有点考据喔!

评论前需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