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珞-【八字批之二】剋夫乞儿

[内容简介]
佟念禧原该是人人羡的富家小姐,但一出生,命中带克的八字,竟然让她逢剧变...

评论(14)

  楔子
  
  相传天界有个月老,人间姻缘都由他系绑红线牵成……
  
  某日,王东五个女儿,来到月老居住的地方,想问问月老,到底如何缔结男女姻缘。
  
  谁知,月老不在,小仙女们正失望的想离开,却发现内室地上,摆了满坑满谷的泥娃娃,而泥娃娃身上,都绑着细细长长的红线。
  
  「咦?这就是传说中的姻缘线吗?」年龄最小的仙女,好奇地拉扯泥娃娃身上的红线,岂料——

第二章
夜半,大雪纷飞,寒风自抵挡不住风势的破门缝,吹进茅屋里,咻咻作响。
  「咳咳咳咳——」
  一阵剧咳,惊醒了茅草堆上睡得极不安稳的佟念禧。
  「奶娘,您要不要紧?」佟念禧拍着老妇人的胸背,老妇人发青的脸色让她惊惶不已。
  「禧儿……」老妇人放开捂在嘴上的手,手掌一摊,怵目惊心的画面透过银白的月光显现在佟念禧眼前。

第三章
好暖和的床、好暖和的被窝、还有抚在她额上的手……
  每当她生病发烧时,奶娘都会这样轻轻探着她退烧了没。
  禧儿真的是不祥之人吗?
  奶娘不要走……不要丢下禧儿一个人!
  不要——
  「奶娘!」佟念禧惊坐起身,脸色死白地紧紧抓着手中的温暖,宛如溺水之人紧攀着浮木不放。
  「放、手。
  一道冷凝的沉厚嗓音,自佟念禧头上传来。

第四章
不摆酒席、讨厌声张喧嚣、懒得遵循迎亲古礼,这就是朔扬天三日后,真的兑现的诺言与佟念禧成亲。
  朔府花厅上,惟有佟念禧一身喜气的凤冠霞帔、红巾当头,依稀可辨这场仓促「婚礼」的排头,她身旁的朔扬天,虽然一如平时一袭沉靛衣挂,仍显得神采炯奕不凡。
  和一般新郎官迥异的是,从头到尾,他没有笑过。
  「启稟爷,老夫人称身不适,不克观礼。」姚樺身边的丫环荷儿来报。

  灵州牧场大火,据说关外牧场年底剪收、合集到此的毛料全付之一炬,情况紧急,花烛夜近晓,朔扬天便偕同司徒易动身赶赴灵州,视察毁损状况。
  「怎么会?」佟念禧从姚樺口中得知后,怔愕住了。
  「怎么不会!你明知自己是个祸端,还死皮赖脸要嫁给扬天!这下子,才刚过门就出事了,你很高兴,是吧?」端坐在上的姚樺一脸嫌恶。
  「不是的、我没有……」

第六章
雪暂停。
  鲜少人出人的小巷,地上积雪有一长排绣花鞋印,延伸到巷角。
  一道娇小的身影蹲在墙边,窸窸窣窣自言自语着,身旁还围了好几只兴奋摇尾的大猫小猫大狗小狗。
  「好不好吃?」佟念禧笑问,眼儿弯弯像月,心情跟小动物们一样好,这些小动物中,有不少是她曾经替它们疗过伤的。
  「吃慢点,不然会噎着唷!」她摸了摸几只吃包子,吃得狼吞虎嚥的小猫儿,不忘告诫。

第七章
朔府内发生不得了的大事,那就是从小几乎不受病痛侵扰的朔扬天,居然生、病、了!
虽然朔扬天只是染了风寒,但也足以让朔府里的老老少少更加恐慌,全府笼罩在一种不安中。大家都在揣测,甫过门的夫人,会剋死夫婿的说法,难道开始应验?!「这下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姚樺的态度与前两天端汤给佟念禧时,完全不一样,睨向佟念禧的眼神是鄙夷而不屑的,甚至带了点胜利。

  漫天银雪飞舞,远处朦朧难辨。
  迴廊上,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走着,走在后头的那个女子,不像前方頎长男子的悠闲自若。
  她的双手端着食盘,食盘上有一个冒热气的碗,手肘上还挂了一件大毛氅,小心翼翼地跟在男子身后。
  他右转,她就跟着右弯。
  他左拐,她就跟着左转。
  他自高起的迴廊跃至地面,她就把食盘放在迴廊边边,然后手脚并用地爬下地面,再端起食盘跟着他。

这里是?!
  进了马厩,朔扬天走进一间马房,靠近一只伏跪在干草堆上通体棕红的母马,佟念禧则是讶异地环顾四周。
  他还是让她一起来了……
  佟念禧紧咬颤抖的下唇,凝向朔扬天的健朗的背影,她多么希望上苍能怜悯即将失去一切的她,让这一刻的感动停留永远。
  「咩……」
  一道熟悉的羊叫声拉回佟念禧的思绪,佟念禧 低头一看——

第八章
「夫君你走慢点……我跟不上哎唷!」这次,佟念禧是真的跌了个狗吃屎了,些微不同的是,她是吃了 满嘴的雪。
  她的吃痛声很细,但在他听起来却烦人的大声。
  该死!
  朔扬天深深吸了一口气,放开紧握的拳头,走到 她面前,大手捞起趴在地上的她。「你到底会不会走路!」顺便吼人。
  「会呀可是我的脚不像夫君那么长、又赶不上夫君,只好用跳的——」

第九章
夜幕沉沉,辗转难眠的孟兰独自一人,毫无目的地在庭苑中乱逛,任寒风吹拂肩后的长发、吹拂纷乱的思绪。
  不知不觉走到姚樺居住的院落,盂兰看见姚樺房里的烛火还亮着。
  这么晚了,表姨娘还没睡?
  她好奇地走近光源,模模糊糊听见有两个女人的对话声。
  「连下药这点小事也做不好,你这丫头是怎么办事的!」
  是姚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安。

第十章
佟念禧想过了,最后还是决定离开。
  朔扬天不准,她只好找别的人选。
  来到客居,佟念禧想见的人是盂兰,孟兰是客人,自然有办法助她离开。
  踏入客居院落,佟念禧看见盂兰的随身丫环,蹲坐在距离凉亭不远的树下打着盹。
  想必孟兰一定在凉亭内,佟念禧没有吵醒丫环,悄然走近凉亭,却发现另一道不属于女人的高大身影。

尾声
天界云烟夏裊,空气中弥漫一股怡人的香味。
  疯丐看着人间所发生的事,不解的说道:「大士,怎么事情会有变化?不是说这些仙女早已注定要受人间灾劫?怎么现在观来,她们的未来,全都是一片平安喜乐?」
  法相庄严的观音大上回道:「命中注定,并非绝对。这些仙女心存善心,对生命的怜悯,让她们的命运也随之改变。」
  「喔……原来如此。」疯丐一经点化,立刻明白观音大土的话中意思。「这些女子都曾发善心,帮助过众人眼中一文不值的生命,所以功德便回向到她们自己身上。」

恩~这种书的用意还不错~~教人好心会有好报的~~只是我觉得感情部分写的不够深入~~~

评论前需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