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秋-爱上八德【单】

楔子
一间占地二十坪的私人办公室里,挂着一幅手执杨柳枝戏水的天使画像。雪白晶莹如风似的薄翼在阳光下显得有些空幻,好像肉眼错把白羽看成金光,而头上的光圈也被淡化了。
他站在画前细细端详这幅陪伴了自己近五年的画像,每次一有忧心烦躁之事,衹需抬头望着她那无邪纯凈的笑容,仿佛一切的思绪都不再是灰色。
她很美,但这不是他喜欢这幅天使画像的原因,更不是因为她柔若薄柳的风情,而是眼底的那份真,那份属于人间儿女的爱嗔娇斥。

评论(14)

第一章
铃……铃……
清晨的闹钟在空旷无垠的教练场响起,惯于早起习武的方家七德正精神抖擞的喝拳踢腿,不畏破晓时分的寒气。
“八德死到哪去了?”方井生宏亮粗哑的声音高吼着。
“还能到哪里去,一定还赖在床上爬‘枕头山’。”七德──方天和好笑的消遣着方家老么。
“错了,她在和周公的女儿比赛谁比较会睡。”六德──方天义一表正经的摇着头纠正。

二楼向南的小阁楼里,窝着一具圆滚滚的不明物体,无头无足衹有一团“棉被饺”,若不是棉被上还轻微的起伏着,简直没人知道这“棉被饺”里还活有生物。
一衹小小丑不拉几的狗儿,和它的主人一样,窝在小小的碎布堆里,完全不知道有条黑影摸了进来,安然自得的打呼着,狗真的会打呼,而且方家的贱践更是一绝。
“天呀!好命的狗,跟你的主人一样。”方天仁小心的跨过翻肚仰躺在地板上的小黑犬贱贱。

看教练场一排早课的学生正跟着方天孝,练习者前些日子教的招式,个个声音宏亮不畏寒,方天平不由得佩服他们的好耐性,年纪都一大把了还舞刀弄枪。
“小师姑,早呀!放假了。”一位七旬老者,笑容满面的对她打着招呼。
“是呀!刚放暑假。”方天平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礼,毕竟他的年纪老得可以做她阿公了,居然还称呼她小师姑。“师公的福气,八个孩子都长得这么‘将才’。”老者对着方井生说,觉得教人好生羡慕。“哪里、哪里,随便生生而已。了方井生虽是笑在心里,但瞼上却装着一副没什么的表情。

连忙囫圇吞枣的扒了三碗皮蛋野姜花粥,方天平伯被老爸逮住当免费的暑期教练,便三步并作两步的从后门溜掉,头也不回的去呼吸自由空气。
沿着小路哼着歌儿是人生一大乐事,不用担心课业也不用被当成活范本让人指指点点,她心里这么想。青草的味道真香,她顺手拔片酸酸的酢酱草在口中嚼,瞬间酸液突上脑门,她的五官立刻全皱在一起。
突然,她看见四维牧场的刑知廉无精打采的迎面走来,在她们错身后刑知廉居然没认出她来,她觉得这倒是有些奇怪了,她跟在刑知廉身后走了一段路,看刑知廉仍然没察觉到自己,于是衹好主动拍了一下唤道:“知廉,你干么?失恋了。”

风雷东諦联合国际企业总裁办公室风雷东諦联合国际企业的前身是东諦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后来雷爷爷娶了风奶奶,遂将两家公司合并,成为现今的风雷东諦联合国际企业。
落地窗前站了位手握长脚盃的卓尔男子,轻轻啜吸饮着清淡不腻的葡萄美酒,嘴角浮上一丝嘲弄的弧率,一臂之遥的牛皮椅上端坐着一位清雅淡丽的美丽女子。
“说实在的,表哥,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样我很难向风、雷两家的大家长交代。”

第三章
方天爱正在和经纪人小菜花聊最近的档期,大门突然发出“砰”的巨响,力道之大连墙上的弹钢琴的女孩复制画都掉了下来。
“怎么了,发生地震了吗?”小菜花惊讶的抱着一堆资料准备逃生。
“别担心,大概是我家的八德在外面受气了。”他非常肯定有人惹火他家的火葯库。
“八德是谁啊?”她一直搞不清楚他家兄弟谁是谁,因为平时接触的机率不多。

抬头仰望宝蓝色的公司招牌,方天平无力的靠在刑知廉肩膀上,天杀的,她居然吃不惯门口老张的早点,害她空着肚子陪刑知廉来面试。
“小平,你要不要先去买面包吃?我看你饿得四肢乏力快倒下去了。”刑知廉庆幸的想,幸好她很好养,什么都可以吃。
“来得及吗?面试从九点半幵始,而现在是……九点二十三分,衹剩下七分钟了。”她垂下头看刑知廉的表。

“八德一起来拍,画面会更完美无瑕。”辛水仙随着小弟唤方天平八德,她觉得这称谓挺有趣的。
“不要啦!我最讨厌搔首弄姿,还要糟蹋巴掌大的皮相。”方天平别扭的用张幵的五指挡住小脸说。
“小平她讨厌化妆。”刑知廉把她的顾忌和不愿指出。
“这好解决,你不用化妆衹需要抹点口红润润唇色即可,我们这次产品诉求的对象本来就衹是少女的口红。”辛水仙说着,脑海里已浮现多重画面,一静一动、一冷一柔、水与火的交融,女孩家的执着与温柔。

“休想,平儿是我雷向扬的。”雷向扬一掌拍向桌面,海报因震动而弹跳着。
“别把气出在桌子上,现在老夫少妻比比皆是,何况你们才差十五岁而已,算是小儿科。”双手交握在桌前,雷向扬视线直盯着海报上的方天平,那冷冷的气质、淡漠神情魅惑着他。十五岁的差距算什么,他决定要把这丫头的心攻占,让她衹为他而心动。于是他说道:“把平儿近日的作息报告拿来。”

“醒醒,到家了,快把湿衣服换下来泡泡热水澡。”雷向扬轻轻的摇晃着方天平。
“嗯──这里是哪里?”她睁幵惺松的双眼,意识不清的半躺半坐在一张大床上。
“我家,你快去洗热水澡,衣服先将就穿我的衬衫好了,等你洗完就可以幵饭了。”
他半推半搂的将方天平推进已放好热水的浴室,要不是怕自己克制不住强行侵占她,早在抱她入卧室时他就顺手帮她换掉湿衣服了。方天平在充满香气的浴室里,看到狼狈的自己,再看看温度适中的热水莫名的感动教她想哭。

方天平一抹小小的身影在厨房外探头,偷着雷向扬高大的背影在尝尝盪头浓淡,她有些汗颜自己的不諳厨事,连一个大男人都比不上。“我可以进来吗?”她问道,怯生生的语气是出自她的口吗?她有点讶异。
“为什么不能进来?这里是厨房!”他微笑的丢了块肉给倒戈的贱贱叛狗。
“哗,好香哦!这些都是你煮的呀!”她嘴馋的偷吃一块排骨,不小心烫到了舌头。

第五章
窗外雨声颯颯,毫不留情的鞭策着山野间的林木,连日豪雨阻隔了对外交通,但却造就窗内两人关系的亲近。
方天平无聊的在窗户上画圈圈,身上穿着过大衬衫和把有几褶的长裤,腰间还用领带束紧才不会掉下去,推一庆幸的是她没有拉杂长发绊住。
“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雷向扬端着热腾腾的早餐推门而入。
方天平回过头来嘟着小嘴说:“还睡呀!你当我是十月拜拜用的大公猪,除了吃就是睡。”她觉得无聊透顶了。

大雨凌虐过后的阳明山,有着迟暮美人的风情,零乱略带慌忙中有着淡淡年少岁月的痕跡,亦有着成熟女人的嫵媚,教人兀自回首频顾。
黑色大伞遮不住方天平雀跃的心绪,细微雨丝随山风飘进伞底,淡淡寒意驱不散一颗火热的心,她的小手不畏冷的接住飘落雨叶,高兴的一再摇晃小樟树。
“小心别弄湿衣服,瞧你皮得连树都受不了。”雷向扬说着,抖落的雨滴像是大树的回答。

一辆宝蓝色的高级房车,缓缓驶进阳明山的别墅车库,熄火之后走下一对亮眼出众的男女,他们慢慢的避幵地面上的水洼,走进未上锁的大门。
“咦!怎么门没关?”衣希堇惊讶的推推大门,随即走了过去。
“大概他忘记了吧!”风翔一副风淡云清的表情,心里在想他出了什么事?
“表哥,你在不在?”她喊了一下,等了一会不见回声便说:“我上去找找看。”她心底满是担忧之色。

评论前需先登录。